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有盼望就不會失望

有盼望就不會失望
文/士林地方法院少年調查保護官陳甘華
【楔子-失去希望的一家子,彼此眼中只有憎惡】
上課注意力不集中,就喜歡體育,追不上課業優秀的那一群,小杰開始悠遊探索這個世界,爸爸擔心小杰變壞,把腳踏車鎖住,但鎖不住想飛的心,國三小杰時偷了一部腳踏車,很快就被警察抓到,移送法院,法官請家長了解孩子進入青春期,需要花些時間陪伴孩子,這次給孩子機會,不要再犯。
國三畢業後報了一間高職,但沒多久就休學了,不愛唸書,工作學一技之長,但朋友邀約比工作責任感更吸引人,玩到半夜,沒有公車、捷運,怎麼回家 ? 小杰為朋友兩肋插刀,相中一輛沒拔鑰匙的機車,一一把朋友載回家,回到家良心不安,於是把機車騎到警局自首。
法官考量小杰犯後自首行為,父母有心教養,暫不裁決,予以觀察,觀察期間要小杰至老人院服務。大家以為小杰會好好反省自己的行為,星期六老人院服務的日子,小杰整晚跟朋友混至天亮後再趕到老人院,陪伴老人玩遊戲時還打瞌睡,調保官發現小杰因為毒品問題,半夜不睡覺也沒辦法工作,並和檳榔攤、陣頭、宮廟接頭上了,朋友嗆來嗆去,小杰義氣相挺,因為吸毒後到場,經不起對方的挑釁,忍不住出手,調保官在法院見到爸媽,只覺得看到一對已被孩子折磨撕毀的夫妻。
爸爸水電工每天跟著工地跑,搬上搬下、日曬雨淋,黝黑的皮膚,粗糙的手皮,刻記工作的辛勞,媽媽為貼補家用,每天作幾個小時的清潔工,爸爸下班回來看不到小杰,罵媽媽「怎麼教孩子的?」,媽媽生氣回「孩子是我一個人的嗎?」,再罵只有更傷人……。
【盼望的開始-家庭願意與法院積極合作,是完美的開始】
開庭的時間到了,由於小杰生活混亂、交友失控,因此法官諭令收容,而調保官請媽媽參加跳跳虎成長團體,爸爸參加盼望戒毒支持團體。
跳跳虎是過動兒的代稱,過動症ADHD分有過動、分心、衝動控制等不同或複合面向,這些孩子本性善良,但行為不能控制,影響學習效果,經常被誤會,以至被霸凌,負向學習改為霸凌別人。
小杰媽媽來到跳跳虎後發現很多的孩子都跟自己的孩子有類似的成長歷程,媽媽學習用更大的包容來接受孩子惹出來的麻煩;小杰爸爸不愛講話,一開始對於團體諸多抱怨,說他工作很累,晚上還要參加團體,對一個工人階級來說,其辛苦確實能理解,但父母因孩子的叛逆造成夫妻感情撕裂,我們仍須進行辛苦的修復過程。於是法院體系一起協助父母建立孩子的界限,不讓父母在接納孩子與管教孩子中有過大的衝突。
爸爸每兩星期四晚上來到盼望團體,一起唱詩歌、玩破冰遊戲、孩子們突破困難克服毒品的評估、過來人分享、媽媽小組和爸爸小組等,收容幾個月後,法官為讓小杰與爸爸有更多互動機會,要求小杰與爸爸一起參加盼望團體。
【盼望的轉折-孩子~無論如何我們陪你,看到彼此眼中充滿了愛】
小杰跟父親參與盼望,驗尿為陽性反應,顯示小杰可能去找以前的朋友鬼混,
幾天後接到爸爸的電話,平實不多話的爸爸在電話說小杰孩沒找到工作,也希望小杰不要再發生事情,但牧師(盼望爸爸小組的帶領人)說我們要理解孩子,不要一直罵孩子,電話那邊傳來父親的啜泣聲「我的心好難過,希望孩子懂事,不然他會再去關」,爸爸的哭聲傳達了對孩子的無奈、不捨與自己的心痛。
媽媽在跳跳虎團體,學習到在孩子混亂時不要被孩子的情緒碰得一團亂,讓孩子承擔後果與永不放棄的信念,漸漸地我們看到以前瘦弱、無助與婚姻不順利的媽媽,漸漸出現了笑容,每月跳跳虎時間,安排工作休假,穩定出席。
小杰這時候接到兵單,當兵是男孩蛻變長大的過程,當兵放假星期六,小杰會到法院讓調保官了解他的情況,加強身心建康教育與法律常識,小杰說以前回到家看到父母繃著臉感覺好冰冷,現在回到家看到父母的笑容 ,父親也說之前不知如何了解這個犯錯的孩子,看到孩子就想到他又要做什麼壞事,現在看到孩子就告訴自己他就是我的孩子。
【盼望~永不終結】
小杰退伍後已經沒有理由不找工作,但一個月過去了,沒找到工作,二個月後驗尿也逐漸出現反應,最後在法院約束力的壓力下,小杰在韓國料理店工作了,漸漸從代班、白天班到正職,老闆覺得小杰很有天份,那天調保官在店裡,看到小杰工作很上手的笑容。
曾經我們都不知所措、痛不欲生,但在黑暗中,看到光亮,鼓起勇氣,修復自己或彼此,問題沒有了嗎?不會那麼簡單的,我們懷著勇氣繼續走,小杰、爸爸、媽媽的故事continue.......